导航栏菜单

翡翠新闻

翡翠第一门户 翡翠要闻盘点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西昌“民间考古第一人”,30年捐献500余件文物给国家

在西昌市西郊乡长安村钟官坡,有一位远近闻名的六旬老翁,很多村民叫不出他的名字,但是都称他为“周考古”。

实际上,他叫周学明,一位地道的农民,今年66岁。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他偶然遇见凉山州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考古,遂与文物结缘。这些年,只要当地文物管理部门需要“临时工”,周学明总是很积极报名,参与了多次考古发掘。

因为热爱,周学明还痴迷于民间文物收集。1986年,从第一次捐献27件文物给四川省博物馆(现为四川博物院)开始,在此后的三十多年里,他先后捐献500余件文物给国家级、省级、州市的文物管理部门。

7月20日,周学明再次将收集的18件文物捐献给西昌市文物管理所(以下简称文管所),经过考古人员鉴定,其中一套大理国时期的火葬陶罐十分珍贵。目前,西昌市文管所计划再次对周学明进行表彰奖励。

周学明收集的大理国时期火葬罐

周学明捐赠的文物

18件文物捐给文管所

所捐墓碑记载了石达开率太平军进入凉山的历史

周学明最近一次捐献文物,是在今年7月20日,他事前已经给西昌市文管所打去了电话,表示愿意无偿捐献自己收集的文物。

说起这次捐赠的原因,周学明笑着说:“我是真心喜欢这些文物,虽然有点舍不得,但是我觉得捐献给文管所,可以进行更好的保护。”他表示,他家的房屋即将拆迁,加上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保护这些文物有些力不从心。因此,他想给这些文物找一个好的归宿。

7月20日,原西昌市文管所所长、副研究员张正宁,与西昌市文管所副所长姜先杰一行,来到西郊乡长安村钟官坡,将周学明捐赠的18件文物征集回西昌市文管所。周学明捐赠的文物包括大理国时期火葬陶罐4件,明代火葬陶罐4个,清代墓碑拓片5件,清代石碑3件,民国石碑2件。

经张正宁和姜先杰鉴定,其中一套火葬陶罐十分珍贵,系出自大理国时期的文物。外罐色灰,直径38厘米,高30厘米,外饰清晰完整莲瓣纹,重约40斤;内罐外饰十二生肖,内有数个铜片。“这套火葬陶罐品相完好,能客观反映大理国时期,白族人迁徙到凉山安宁河流域、实行火葬的历史,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。”姜先杰表示。

5件拓片均收集自喜德县红莫镇桃园村(清代礼州分县热水乡辖地),包括墓表、诗赞、墓联等,内容十分丰富,是研究地方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和了解吴氏家族历史的重要资料。诗文作者为举人刘景松、吴昌祀。

同时,捐赠墓碑的内容十分丰富,其中《蓝淑榜碑》《姚永富碑》《刘母谢太君碑》记载了石达开率领太平军进入凉山的历史;《艾铭清碑》和《重修黄水城垣碑记》从不同侧面反映清朝末年(辛亥年,即1911年)张耀堂起事,西昌民主革命的刀光剑影的历史,为研究西昌历史文化提供重要的资料。

周学明在野外参加拓片

在考古队里当“临时工”

“八十年代末,一天还有一块多的工资”

7月26日,在西昌市文管所副所长姜先杰等人的带领下,成都商报记者来到西昌市西郊乡长安村钟官坡,见到了头发、胡须已花白的周学明,他向我们讲起了与文物结缘的故事。

今年66岁的周学明是一名退伍军人,退伍后在西昌的水泥厂工作。大约在1970年左右,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看见凉山州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搞发掘,“我当时看了大半天,就觉得很有意思,完全着迷了。”后来,凉山州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看到他如此痴迷,对他说,“小伙子,你这么喜欢这个,我给你点资料,你回家慢慢看。”从那次开始,他对文物考古颇感兴趣。

有一次,凉山州博物馆到钟官坡考古,需要民工,周学明就给他们打杂,因为做事踏实肯下力,后来凉山州博物馆、西昌文管部门有事就经常请他去帮忙,成了一名“临时工”,当然也会开点工资。“我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时,我去当小工,一天还有一块多钱工资。”周学明表示,“那时觉得开不开工资都无所谓,我就是痴迷文物考古。”

周学明将文物捐献给西昌文管所

周学明跟随凉山州博物馆黄承宗教授等开展地方文物调查,也跟着考古队,参与了发掘西昌大石墓、汉墓等,搬运古碑古砖,他也慢慢学到了不少历史知识和考古知识。因为兴趣爱好的缘故,周学明没事就找相关书籍来看,知识和见识也随之不断增长。如今,他家里的书架上还摆放着许多关于历史和考古的书籍。

看到周学明好学,凉山州博物馆的黄承宗先生就经常指点他,还教他掌握了拓碑技术。因这一技之长,博物馆请他去拓片,既在碑林拓,也到野外拓,北京、成都、大理、凉山的多家文管部门收集有他送去的拓片,为原中国历史博物馆(现中国国家博物馆)、原四川省博物馆、四川省图书馆等提供过拓片资料。

四川西昌泸山的地震碑林,是中国四大碑林之一,上世纪80年代,周学明曾为凉山州博物馆拓印西昌地震碑林上百通碑刻,“我还记得在西昌泸山拓印地震碑林,一干就是半个多月。” 上世纪90年代,原中国历史博物馆的专家来西昌,要拓博石瓦黑岩画,也请周学明参加,“我在队里拓片也搞,做饭等杂活也做,那时候在野外,晚上还有狼叫。”

说起外出拓片,他记忆深刻的是在泸沽孙水关拓片。那里有几处摩崖,刻有“山水奇观”“西南形胜”“禁止哑泉此水不可饮”,还有清代宁远府知府史致康题写的“龍”字,该摩崖字高3米宽2.4米,刻在数米高的山岩上。他们找架铺板,战战兢兢,才拓印了下来。

7月20日,周学明将文物捐给西昌市文管所(左起姜先杰、张正宁、周学明)

收集文物

30余年捐献500余件给国家

因为热爱,周学明还痴迷于民间文物收集,“我主要是在西昌及周边,收集一些散落在民间的文物。”

上世纪80年代末,在西昌市川兴镇,周学明发现一块关于太平天国时期的石碑,他认为很有历史文化价值,但是农户又不愿给。于是他想了个办法,买了两块水泥板给农户换,后来他还请来4个工人,一起运回了家,“每个工人就给了10块钱,那时的大米才2角钱一斤。”周学明笑着说,“只要有价值的,我都舍得钱。”

不过,收集民间文物,他并不是个人收藏或卖钱,而是将这些文物都捐献给了国家。26日,在周学明的家里,他还拿出一些捐赠的凭证。

第一次捐赠文物在1986年12月20日。周学明拿出一张原四川省博物馆给他出具一份盖章的捐献文书,里面写道,“周学明将所珍藏的文物石器、箭镞、古钱币等27件捐赠我馆。对您保护祖国文化遗产,关心文物事业的精神表示敬意,特给此证。”周学明回忆,当时博物馆给了他几百元奖励,后来他又花在收集文物上了。

1989年,周学明将收集的81件文物捐献给西昌市文管所,原西昌市文管所所长张正宁是接收人。“那次是用箩筐来挑,后来用车子拉回了文管所。”周学明表示,除了西昌市文管所,他还给凉山州博物馆捐赠了大量的文物,这也得到凉山州博物馆方面的证实。

这些年来,周学明痴迷收集文物,这也曾遭到妻子的反对。周学明的老伴回忆,三十多年前,家里的孩子才出生几个月,丈夫痴迷在外面搞考古工作,她一个人种了几亩地,夜里加班都在干活,“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他有时卖米、借钱,都在搞文物收集,一开始反对,后来也支持了,也算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。”

三十多来,周学明向原中国历史博物馆、原四川省博物馆、大理州博物馆、凉山州博物馆、西昌市文管所等文物管理部门捐赠文物500余件。周学明表示,“地上、地下文物都归国家所有,文物捐给国家是一个很好的归宿,也可以发挥它们的价值。”

周学明捐给原四川省博物馆的凭证

文物专家:

所捐文物横跨3000多年历史,有较高的历史价值

西昌市文管所副所长姜先杰,也是周学明28年的老朋友。姜先杰表示,从1990年刚到西昌文管所参加工作时,就认识了周学明,“他们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不好,他这个人就喜欢收集文物,完全是一种爱好,从不图钱、不求回报。”

在业内,有人称周学明是西昌“民间考古”第一人。“他参与多次考古发掘,具备一定的考古专业知识。”姜先杰表示,周学明捐赠的文物主要有石器、陶罐、碑文等,这些文物年代跨度很大,从新石器晚期到民国时期都有,横跨了3000多年,“能反映出不同时期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等发展情况,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、艺术价值和科学价值。”

姜先杰介绍,特别是鉴别新石器时期的石器,需要较高的专业知识,“在普通人看来,这可能就是一块普通的石头,可能随意扔在路边,但是他(周学明)都能准确的判断年代,判别是否有价值。”姜先杰说,周学明捐赠的石器也具有研究价值,“不同时期的石器,能够反映当时的农业生产水平。”

26日,周学明又从家里找出几件文物

26日,周学明又从家里的角落里,找出了几件文物,他幽默的说,“这是前两天才找到的,都是些漏网之鱼。”姜先杰看了之后,初步判断有东周时期的陶罐,还有清代时期的马鞍、铠甲等。在听了姜先杰的介绍后,周学明笑着说,“你们觉得有价值,都可以拿去,不要钱!”

说着说着,周学明也来劲了,要带我们去西昌小庙乡小庙村去看他发现的一座石碑,“这是我上次过路时发现的。”抵达现场后,只见一块石碑横躺在小树林中,姜先杰等人鉴定,属于民国时期,是一块功勋碑,具有一定的历史文化研究价值。

“这种保护文物、捐赠文物的行为,值得鼓励和推崇,我们都很赞赏,也很感动。”姜先杰介绍,针对7月20日的这次捐赠,西昌市文管所将再次对周学明进行表彰奖励,“我们会按照我国的《文物管理保护法》规定,给予他一定的物质奖励。”

王仁刚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

发表留言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日历

网站分类

最近发表

mmarated.bid<#CACHE_INCLUDE_LINK#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