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栏菜单

翡翠新闻

翡翠第一门户 翡翠要闻盘点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我看家乡新变化 | 一抹相思在高邮

我生于高邮,求学于上海。上海是梦,高邮是根。上海繁华,承载向往;高邮冷清,寄托相思。

舌尖品味

提起高邮这座小城,人们第一反应往往就是“鸭蛋之乡”。虽说秦观、汪曾祺这些名字如雷贯耳,文游台、盂城驿这些古迹亦是享誉江南,可是在当代人的眼中,名气还是稍逊于高邮咸鸭蛋。汪老曾写道: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他乡的咸鸭蛋,我实在瞧不上。”

小小的一枚鸭蛋为什么能够成为高邮水乡的代名词呢?原因在于它已经融入了千家万户的日常生活中。人们爱吃咸鸭蛋,因其蛋白细腻,蛋黄饱满,取其圆满之意。咸鸭蛋的蛋壳白中泛着苍青,轻轻敲破空头,用筷子戳开,亮晶晶的红油便顺着筷子流了出来。柔嫩的蛋白包裹着红彤彤的蛋黄,带着一种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的美感。高邮的宴席上总是少不了咸鸭蛋或者松花蛋。咸鸭蛋带壳切开,松花蛋用丝线剖开,装在雪白的瓷盘中,用红花绿叶点缀,令人赏心悦目。

眼中盛景

家乡人常说,高邮因“邮”而生,因“邮”而兴,一支“邮”字歌 ,从古唱到今。

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高邮拥有全国规模最大、保存最为完好的古驿站——盂城驿。整个驿站古风四溢、草木葱茏。这被墨绿色笼罩的驿站,与邮驿之色相得益彰。

高邮没有忘记盂城驿——这个承载着几千年邮驿文化的象征。为了传承高邮的驿站文化,政府开展了盂城驿的扩容、修缮、整治工作。这次回家,盂城东市已然拔地而起,让我耳目一新。青砖黛瓦、雕梁画栋,每一处都体现着匠人的心意。沿街的商铺里陈列着琳琅满目的手工艺品,街边传来了各类小吃的叫卖声,突然觉得有几分扬州东关街的味道。和以前那个默默无闻的驿站相比,盂城驿变得不一样了,彰显出历久弥新的历史厚重感。

梦里旧事

今朝盛景,惹人赞叹;梦里旧事,谁人思量?

忆起幼时,家乡似乎真的没有像诗中所描写的那样“吾乡如覆盂,地处扬楚背;环以万顷湖,天粘四无壁”。

乡间泥泞的石子路、城中浮满垃圾的小河、父母夜话中对买断下岗的忧虑、棋牌室中的麻将哗哗作响,以及不断在麻将桌间穿行追逐的孩童,构成了我幼时记忆中的高邮。

秦观故居文游台,那时只是一个附庸风雅的摆设,独自幽居在竹林深处,无人问津。没有人为它拨去蛛网,没有人为它拭去尘埃,政府忙于民生,人们也为生计四处奔波。那时候的我们哪曾想到这些废弃的景点会洗尽尘埃,浴火重生,成为高邮文化和旅游的胜地?

记忆中的青砖黛瓦已经消失,只有镇国寺的石塔,陪伴着川流不息的京杭运河,默默地注视着高邮这座小城的变化。

身为异乡人的我们怀念家乡,身为成年人的我们怀念过往,并不是因为过去更舒适,而是那个角落留下了我们成长的欢声与笑语。高邮,不要让那些承载记忆的风景褪色,不要让它们只能活在我们的记忆里。

回到家乡,我的心情不再是沉闷,而是惊喜。虽然高邮只是中国众多城市中一座普通的小城,更没有“魔都”的繁华,但是在中国整体大踏步地向前迈进的新时代中,高邮亦昂首阔步,砥砺前行。而过去被我们忽视的 “回忆”——盂城驿与文游台也被我们重新整理。这是新的高邮,是我心心念念的家乡。

作者 | 外语学院学生沈璐

责编 | 亦枫

[END]

投稿邮箱:newmedia@ecust.edu.cn

◻︎◻︎◻︎

华东理工大学TOP3精选

校庆宣传片《薪传》《十年》专题片

悦读华理

勤奋求实·励志明德

微信号:LoveECUST

*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MBAChina立场。采编部邮箱:news@mbachina.com,欢迎交流与合作。

发表留言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日历

网站分类

最近发表

Copyright 翡翠新闻. Some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