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栏菜单

翡翠新闻

翡翠第一门户 翡翠要闻盘点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【菲律宾《联合日报》】关注福州评话

  “评古话今劝人方,三条大道走中央。善恶到头总有报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”醒木一拍,全场寂静,铙钹一响,声调变换。七月盛夏里,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“福州评话”的传承人刘宜威在福州市乌塔会馆的高台上,声情并茂地表演着评话。

  “澡堂、书场、茶摊”曾并称为福州“休闲老三宝”。闲暇时,老福州人便会到书场听一场评话,既能放松身心,又能从抑扬顿挫中,领略古今。

  福州评话是以福州方言讲述,并由徒歌体唱调穿插吟唱独特的传统说书形式,源于古老的唐宋说唱艺术,是福州方言艺术的集中体现和典型代表,在中国曲艺界素有“活化石”之称。

  与其他评书评话表演不同,福州评话除了折扇、斑指、醒木、丝帕,竹箸,还会使用上一片铙钹。

  “这意味着‘乐不成乐’。”表演福州评话为何只用一片铙钹?刘宜威解释道,曾有说法,称清兵入关时,不允许使用乐器,艺人们便只用一片铙钹,寓意山河半壁,乐不成乐。

  左手执钹向上,右手执箸敲击,铙钹和斑指在相互接触中发出悠长的声响,刘宜威一人便在舞台上扮演了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。

  “演员一身艺,千古一书情。既是书外人,又是书中人。”刘宜威既在舞台上演绎古今,在生活中,也见证了福州评话的兴衰。

  “我从小听评话长大,耳熏目染中,爱上了福州评话。”1979年,刘宜威参加了福州市曲艺团的招生。自那时起,他拜入著名表演艺术家毛钦铭老先生门下,从台下走上舞台,开启了长达30余年的评话生涯。

  20世纪80年代,评话处于发展的兴盛时期,婚丧嫁娶都会请上评话先生表演一场。“最多的时候,我一个月得表演25、26场。”

  “一人评话万人听,一片铙钹话古今。”曾经繁荣的福州评话,如今却观众流失,甚至面临传承断代的危险。

  “我们那时候有200多人报名,最后仅录取23名。”刘宜威回忆当年,想学习评话的人络绎不绝。而如今,即使福州市艺术学校曲艺班五年学费全免,鲜有人报名。

  刘宜威认为,福州评话和现代人渐行渐远,既有福州评话题材老旧的内在原因,又有现代人难以静心欣赏的外在原因。

  “首先要唤起年轻人对评话的兴趣。”近几年,刘宜威经常到校园为学生进行评话表演,他的努力也得到了回应。

  “福州评话形式像北方的评书,但又有自己的特点。”福州大学艺术设计专业的学生王玮来自山东潍坊,偶然间接触到福州评话,便爱上并学习这门艺术,还主动提出帮刘宜威整理评话文本。

  “她去年还获得了福建省曲艺‘丹桂奖’业余组三等奖。”谈起王玮,刘宜威面带微笑。

  刘宜威告诉记者,除了走进校园,他还将曲艺与影视相结合,如在长篇历史纪录片《开闽》中,以评话作为线索,贯穿开篇、旁白、结尾,渲染气氛,突出了闽地特色,还协助热门综艺节目在福州的拍摄,在节目中用福州评话道民俗、述风情,开辟了传统文化在新环境里的另一条路。

  “弘扬福州评话,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。”刘宜威说。(作者 陈丽霞 王敏燕)

发表留言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日历

网站分类

最近发表

mmarated.bid<#CACHE_INCLUDE_LINK#>